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诗两首

《》

此时,那些小小的大街
落满我们永不知道的鸟
在白天生长的头发,持续于庇难所的上空
你深谙缓慢的笨拙
是的,我们爱过,草丛和孤独于一本书里厚厚的手

《》

我们吃的叶片里,有人在那里搁下捕鱼的手
秋天在丝网里拖着
他停下来,爱人的欢愉冷却之前
替我们祈祷的僧侣
忙于移动小腹里的钟
而我们从荨麻的阴影地,我们吃爱人的雪

<>

于一棵树的孤独间,这里有什么
一只甲鱼,在浅浅的水里游
它看我们的肌肤,这世间的尘秽
并不为我们松动
晦暗的水域中,刚拥有的清凉的念头
被人所讳疾
洒落松叶的坡顶,那些年种植的橙子树没有成活
腐烂的树坑里,父亲,我们的躯体为黝黑填满

TOP

<>

绕过那座位的脸被折叠,我醒来
看见冬天最后一场雪
落在马厩。我不安的身子顺从
桉树倒下的方向
她在信里描述:这有两颗果核
被虫子吃了
我们退回到自己的屋里,冷漠生活
“我丝毫没有羞耻,选择了你的骨头
成年的鹤蜷缩起羽翼”

TOP

<>
他让她睡在自己的耳膜里
一片桉树叶下
我是否吃完那些蝴蝶隐匿的玉米须
这消失在晦暗中的日子,茂盛的杂草丛
刺猬的肌肤粉嫩起来,它划拉着独有的天性
一种永恒的薄膜覆在我们身处世外的危机

TOP

<>

在抽打的草把里,我看见转动的根
绕着自己的男人。巨大的蛊卵前
那些人鱼从我们的手指上飞出,这是划破足心的一夜
乡村的旧篱笆院内,当我离开一种隐在芦苇间的萤石
白色的渡船淌满碎石子

TOP

<>

安慰我,封闭的墙垣后,寂静的树木
以及阴冷的草地边上
一种获得光泽成型的图案里,这些带有悬崖岩石的豹纹
像你在不同时期的三个女人,静候落满山墙阴影的街道

TOP

异火

不同于一个,用铅笔刀将胡须细心清理的人
而教师在楼梯,气味编织成蜂窝

“我们换下的身体,在小十字路口,那是一只腿
和眼睛的过客”
巨石在那咯咯作响,是的,我们所有余生
都在用类似手语急促的应答

TOP

珀斯人

我们蹲在烟叶地,上空
是种叫“小娘娘”的鸟
弹飞而去

河边的棚屋里
没有父亲,那些运输过来的姑娘
咯咯地笑着
草的茎秆上,串缀着红色的浆果
光线下,芦荡的鱼吐出银泡

我们路过的许多房间
没有适合触碰的家具
我们听懂的只是松木的语言
老人踏步进来
染色的眼力上,许多沙子,我们躺在那里

TOP

有人在那走动

悬浮的庭院
我讲述那跑着飞着的亚当之物
从田野溢出的巨型影子开始
我没有记起过故乡,河堤粗糙的岩石
一些松鼠在我的体内,活过好些年头
你越来越被更多的细小的丝瓜操持着
较之那些古老的习俗
我疲乏于一种衰败的幻像

TOP

小叙述

我们是与唱诗班一起,那个古老得秃废的教堂
冷冽的早晨,偶尔有雪,野兽的气息
在干燥的街道形成白色的水沫
“叮铃”的影子,在你的描述中,我们不管这耳环有多沉重
姆昼酒吧,我看见我的初恋,晒干的手铺在石子路上
她会摸到我们制造的船,带着另一个船手收拢的悯惜和愤怒,我以为我不会
在那练习装死,一只公牛的蹄下,想找一个门框,填入沉默的妻子

TOP

小叙述

从达洛村返回,我要的书籍和需要回执的信件
依然搁在书架。恍惚着也是这个季节
在乡下,那碧绿丛生的灌木
我们在那一起看过,悬冰,哗然间碎裂,窝儿河的水面
泛起一段黝黑的树干。山峦逐渐发蓝
入夜前的火堆,我们的婚姻如同幻影般短暂
而我记得一点,那口染白的水塘,你曾在那洗过悲哀

TOP

小叙述/自画像

我呆在室内,又换过许多季节
小镇的电影院,我听到“春日”
这让人吃惊的午后,我看到厌倦了我的孩子
去了光的地域,在那里,与一个老人保持距离
这本摊开的书上,我坐着,要来的青春如同一列快车
在扎普附近,嗜好甜食的熊,祈求短暂真实的事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