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消失的僰夷

一月一日

黑姑娘读一封信,那是偏僻地域的一栋房子
在悲哀中驯服过兽影的欲望
正从生者,古老而疲惫的口中吱吱。我差不多要遗忘这些
褐色的云层下,那些带有盐味的居民
你可以说,一种苦涩爬满他们的躯体
在我们逐渐静下来的生活,看见石头内部
裂出来的猎物,缓过拐弯的溪流

一月二日

或许,这片松林是我制成家具后的一部分
在阴冷,潮湿的十三月,你跨入波洛河
半人高的艾草丛,一双碧绿的小眼睛在那冒出
你撅出的蕨根,在空气中变黄,直至枯黑
刚刚搭建好的柚木酒馆,挨着姐妹那不太入睡的迷糊的神态
提到,你在僰夷人声调中过的一辈子,但还是未能学会他们的语言
从陌生的此地下来,这个外乡人,他收集的坚硬的树皮上
载满植物悲凉的名称。一片幽黑的水域
反复浸沉棘树,油烟,和在我周围铺展的白茅草

TOP

一月三日

一如你所见的,在我们的白房间,僰夷人允许的神灵
正分开贴在屋顶的影子,那些瘦薄的手脚
抬着你陷在方言的孤独。我的双肘稳住的木质删栏
叶子切割着日渐年老的脸孔。你熟悉这群捂住羊卵的居民
蹲在荆棘丛生的杂树,焦渴眼前的事物尖塔般耸立
我慢慢在他们忽略的大气的变化里,觉察愈来愈稀少的般若鸟
往枝梢的高处窜入。

TOP

一月四日

这是沉寂夜晚当中的一个,在一间小小的公寓
我写到,一群外来人正从幽静的池塘
捞起石头投在沙上的咕噜声

有太多不知名的生物在那里汇聚
晦暗的源头前,一条精瘦的鲢鱼颤抖着
而夏天即将结束,我抱着自己沉沉的脑袋

TOP

一月五日

一个褐女人,在鱼骨上跃舞
我所能见的依然是半人高的荒草,低处迷雾般的细流
母狼小心舔湿自己的爪子,它的软弱在于
雪在周围展开,尖尖的树梢顶部,泛白的气流
一种生活正以残缺的句子说出
不同的人群考虑着,这撬动粗枝的一点力量
莫名地衰竭。而疲倦的旅行者却请求启用
仿佛我也是初次觉察,那里,泥沼中的塔依子
瘦削的通灵师哀悼了我两次

TOP

本帖最後由 鱼丸子 於 2019-1-7 20:30 編輯

一月六日

半透明的星域,蓟,很早就下发到野蛮人的腋窝
强烈的腥味使得一座犀牛的小镇
陷入慌乱。在匹矮种马的模型上
五件乐器的虚空,那些颤动着自己触须的小怪物
具备那样的形状:一件化石长裙里,我在黑暗中摸索
乌木院瘫痪的僧侣,他使刺槐盛放

TOP

一月七日

在你的想象中,没有人试图支出“小恩惠”
空荡的房间内,你一点点地击退不安
记忆的腓尼基人,用原木修复一个房客的触摸
我觉得他老,将一些过去的事变成从未有过
会平静在酒吧,对一个妓女耀眼的乳房保持龌龊的念头

TOP

一月八日

事情正如他们预料那样,新基古深夜十二点
波洛河一再爆发,“有十个村庄深陷波涛底下”
我们的女人还在下面炒菜,被奶好的孩子咬着枯枝的手指
周围的一切,门槛,窗棂,庭院的井,巡弋后的灌木丛
三只熟睡的野猪,和刚死去的祖父的黑棺材
在我阅读过的通灵的按摩师叙述的事件惊人相似,用大自在天使
诱惑的话语,“在绝望间,熟知桃香木的气味
一个女孩怪异的胸部,乳房和过夜的灯塔连在一起”

TOP

本帖最後由 鱼丸子 於 2019-1-11 15:03 編輯

一月九日

我们几个,曾经的表亲,在塔依子干涸的水域
等候上钩的野兽,一只咬断粗麻皮的黑野猪,或者是全身挂满
绒球的山猫

绿头人抽着旱烟。他住过多年的灵柩,被红蚂蚁占领
我恍惚他离开的屋子,一种冷泊的气味
造出耳廓


而一场地震随即发生在,我们视力艰难辨认的白垩层
我只记得我父亲,他嘟嚷着,用树皮绷紧的双腿
吊着几只充血现出线条柔和的水蛭


弄脏的洋毯上,我看见显示羞涩的女性
模糊了自己的相貌

TOP

一月十日

酒精发热的微小气浪中,我沿一条河流上溯
新鲜的干草下,我回忆起
躺在宁静的伴侣,我踌躇于她此刻一种虚弱的心跳
这无所依附的安慰,仿佛重获蓟丛结出的白色悲凉
那间肮脏的小诊所,你贝母云似的低呼,埃及学者埋首破译

TOP

一月十一日

地平线漫长的午后,这被应允的洁净的额头
我惊讶我所见的细节,布满符咒,一种阴郁的称呼里
幽灵般的路人,录入你体内血气的指数
很快,它将移植一道,毕摩说的最后之门
在我们的谈话中,从这遮盖水域,村落的高大的蕨草丛
一种丧亲的痛,又在下午,带着树液炸开
而在另一侧,白发的神深深厌倦我们昏黄的肌肤,与几个世纪以前上釉的表情相比
他更近似于伏在路边的剃刀石

TOP

一月十二日

成为山岩整体标签的时候,我老了,碴普村四十号树屋内
我热爱这鳞片长裙裹紧的肉体。
一种极致的呼吸里,我用脚去聆听
动物式的体温正从人体的毛发里布施红色烟雾
我承认,我的坐立不安,只是缘于枝梢一枚绿银针

这被制服的情欲上,一滴醒者和死者的水
在悲伤处进化成鱼卵

TOP

一月十三日

我早已是随时可以入睡的人,用种动物的鳞甲
在克拉苏翳绿的水洼
我几乎没有看见连续不断,成为蓟的虚幻
不真实的场地,雪叠压着石头
而树木不多的地方,它形成冰雕

TOP

一月十四日

往返于树的走兽们,那些幼兽
在母亲雪白的腹部,在我们最为宗教,荣耀的灵魂上
那些在毛孔还原真实模样的皱边上,我看见我自己
在行人悲伤的耳垂下,存在让人变黑的牧区
一只鹰在衰老,从高空中跌落
人群稀少的丛林,我和别人的侧影
向河流跨入。而古老的话语就是:
我们在散落桉树叶苦味的早晨,看见一个逐渐消失的小镇
涌现出胡狼和雾。部落的萨满,经过几个不愿进入灵柩的先祖

TOP

一月十五日

新基古阴冷的谷底你将是谁呢?雪接连地下
某个旅人,他置身你记忆中的老房子
随意走动,呼吸的惊颤,和一次在谷底狩猎的氛围保持一致
我听着,纤细的声音来自头顶的枯枝
我们一无所知的是,那是一只怎么样的飞禽
在饥饿的边界,制造的杀戮
出于习惯,我拒绝在亲人的墓地堆砌石块
并用苦闷的哀思悲悼。死亡是不太久的事
我变得绝望,在塔依子的棚屋区
目睹一个修士拥抱了和他生活了三十年的表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