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门槛。沙

@

窝儿河短一些,哒塔山顶的雪就会在枢纽位置
凝结散架的红藻树的碎浪。我观望兔丝女和车前草吐露的褐色舌头
它们阴翳起淤泥地丛生的杂草,半人高的芦荟与苇叶
从咸石中隆起。你称呼为“小荚豆”的夏天,那里一条土黄的街道
你曾用欢愉:挑逗在冰浴中的罗吉,这个用斑点的脸,变化着冻鸦形状的女人
她的手在你的阴茎画着波浪的纹理
许多拥挤过的乡镇的省份,你点着的烟卷划过难以滞留的驾驶室

@

此刻我的水土属于倮作,栖息河边苦咸地的曾被洗亮的双乳
这些鸽子,这些女人舌上的褐色石岩
捣毁的露天广场,道路由封闭的围墙圈出
我仍在细小的耕作
看见悲伤的舞蹈,在小马灯的门廊上
因火的颤动而发光

TOP

@

“焊合”的蜂巢,这治愈街头的白日梦
我们总是说到星群,三叶草背后一条讲述古埃及语
的三文鱼。变换不停的胸脯上的黑岩,雾,或高或低的压区
积水处,我们摆脱的是油煎的砾石
随即驱车,咆哮的街头,贝都女人靠音乐地图找家
那是前周一,它尚未写下,一种时间尽头的锅盔
托钵僧在遗世的肥皂液中,他清洁好一艘帆船

TOP

@

消隐进行一场日落,前面的护士,我们称之为“门”
她往闷热的大街上走,我们选择一只灰熊作为她的头像
“4号遗址坑”的地摊前,在翅翼的振动中向你的胳膊后倒去
慵懒的性器,一匹马“惊号的广场”,元老院再次开启
尽管她用上一种因亲吻而变得粗大的嘴,在某人的腋窝上
你何曾触动过,动荡的碧绿?我爱着的小荡妇,喉咙里胀满交合后的热流

TOP

距离

很久以前我们阅读的“神演的笔记”,那漫步的时间里
偶尔会听到远处的叠唱
这来自河流的明亮处,我眼前接受的石榴汁,美人椒
雨丝的接线带,和棕榈的叶子缠作一团
这没有“巫术演绎”的季节,雾在消散
那些取悦我的装出老年人的智慧,如同黄蜂,嗡嗡地叫着
或者在深度的睡眠里,找出你要的说辞
我仅在眼前的事物安顿着,一个以巫术命名的街道
在依靠于砾石砌就的围墙上,我闻到的是一次苜蓿的香气

TOP

丛林

各种树木尚未命名,我显然认出
这是菖蒲树,油松,报雨树
响应它们雨声的,被野草没膝
从隐匿的丛林,绿色的幽暗中
我再次失忆
在一种药里,我闻着这些辛辣味
一个身体上,翻开的树叶
捣碎的根,摇摆着,它们的标志是抹上青苔
黑鸦停下来的地方,那些我们回避的沼泽的腥臭
覆盖人和婴儿,蒸腾的气息中,泛褐的屋顶
它们在重压下翻身

TOP

石英

婴儿鸟的声音,发生在真实的时间
一大块糖扔给了鹌鹑和斑鸠
“这没什么”,周遭是片平静
而我盯着锅底黑的东西看

调回去的时钟,它们影映成绿色
米易绘图的水域,一个低低的清晨
我可以触摸这些饱满

TOP

哦/给蓝胖子

我已经老到足够铭记:午后的静默,浅白色云朵的反光
那些真实和可感触的越来越少

在另一地,那些包含风的翕动
又成为新的神秘。哦,这岩石下
白昼已沉淀完它全部的花粉

TOP

旷野

雨下在林间,或者是那片沼泽,以及去我家后院的半路
我们必须知悉颜色
和对象的名称

而一个人坐在田野,他拨弄的东西
闪着囚禁的夜空中的湖

有一阵子,一种冷清移动着细枝
我坐在椅子上,听见霜向蘑菇吹送委顿出来的声息

TOP

石窑

那种圆柱状的吻,催起潮水
在木里湖被锁住的溪流上,我躲在自己的屋顶
暗黑的如同抽象文字的不详物
从贝壳的山道,闪到狐尾和盐味的墓地

现在“我们可以使自己的肺成为下一个温暖”,而转弯处的山崖
水翻卷着,陷入沙与石,我对照于这些
苔藓覆盖的木栏上,似乎又有别的幽灵,给我们更容易保存的幻象
一个荔枝木做成的支架,阴燃在疫病的沙洲

TOP

山野

迟近于三十,每样事物都可以局限
地形,那真正进入星核的热流
散发我们热爱的女人的气味
对于某种双关语的家族,我仍然比照我说的温柔
在你看来那些是肉,窝儿河的内陆
她融化了。那些空虚的大熊猫形象
容易成熔岩层。也许我们要宽恕的是很久以前
古典遗留的水,而冬天正把整座山野变成瓷器

TOP

曾经羊皮

去毛的书,仍然在读
中世纪含有红墨的树皮里

我意识到昨天,我在睡眠中解释的符号
布满鸥鸟,一只古翼龙斜冲下来
那些小门槛的山谷,显现坑坑凹凹的形状

这连接我们的,带有孩子般气的古老星光
永远,于那清澈冷冽的流水中
吞没寒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