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巫师袍

“看住这条带角的鱼吧”,我们需要去纺织
恋人的下巴,她不知道的是履于芒果树上出生时的图案
天气暖和了,在堆乱放的角环里,那以巫师命名的街道
白天的结束如同闭眼一样。如果以前
那些涌动的动物被抛入树叶的尖梢
祖父山,一个保存地理光的小灯显露抽烟的蛇人

TOP

六芒星

我得从扎普返回,那些合适的重力
在富饶的河谷上,送葬的人群让我们日益亲近
去年的葡萄林,我们一直用身体在那耳语
还有什么比没有保留更好呢?在羔羊没有毁掉的草地
我事先把你刻在腋窝了。除了平常的悲哀,就是睡醒在我胯骨上的鸟

TOP

安息草

会有什么发生,这些在阴影下,嗷呜的狼崽
我们当中的一个,酒店里匍匐着
铁路的站台上,徒有十字尖塔的母亲
正用她变硬的石灰,腌制好求爱者的眼珠
很可能,我们只是要跟上埃及的牧羊犬
老去的气味中,外部的世界停在抹油的肺部

TOP

同志

某人书写的同志,他(她)不知道你会经过那片
不大的坡地,那些被我们取笑和评论
的野鸱,它们说这喙,发声在坚硬的壳里
这很可惜,早春在细削的枝条上
围住去棚屋的路,几里外的小县城
没有一个女孩保持原来的样子,那些用来取暖的矿灯
并没有拢起泉水,“我们从容在那玩,不是出于爱”
犬形物的味道里,我看着雪下来,拂过公牛样的本性

TOP

未出生者

你死硬走过的角,冷砌的花岗石岩门前
修士用毛茸茸的大手触摸铭文
“虚无之域”,食用的团状阴影下,紫荆花的经文卷垂着
现在,山野给你一个颈圈,麦芽上的雪,分起冰粒
那个未曾提醒过的异时辰,一匹牝马在我们翻阅的书上

TOP

本帖最後由 苍耳 於 2018-9-29 21:23 編輯

童蒙

我仍在幸运那一小时的自由
交叉的栅栏处,我晃见
下垂的木角。一筐筐柠檬在那里堆集
光线触摸不到的地方,这座古老的镇子
是以父亲的“巫师袍”命名
更远点,雨悬于废弃的石楼
我们的女人被水汽识别,第五年的春天
磷火在一堵褐色的石板上燃起

TOP

本帖最後由 苍耳 於 2018-10-3 17:14 編輯

度盘

那是很久以前,铁马镇的街道
哺育的女人托着她们的乳房贩卖乳汁
荒废的铁路月台背后,酷似记忆的儿子正把运气变成手艺
硫磺的空气下,我看见骑马的蛮族人拖拉自己的妻子
而他们的双亲铺展在麦麸的罐里,很可能,我将不是他们的血脉
一种隐匿的力量,又在缺乏坚硬的石头上,这有让人不安的减水湖
颤抖着山羊胡子的牧人,抬起双臂挡住颅骨的光

TOP

1979

八月,头发垂到下颚
经过屋外的是铁线般的柏树林,风在其间
要将人遗忘,存在于我们手上的鱼
化为蒸汽,一些需要种植的辽阔
在眼睛内旋转起来,有时,我回到那儿
羽木雾状的镇子,黑褐色的山峦同样显现石头的颜色

TOP

给小小

握在我心脏的那只拳头稍微松开
我呼吸着,一种椭圆,分离的声音
我望见在月亮中的形象
凝固的脸转向山峦
我记得那天,银色的静脉水线
正以冻结的凝视,我枯燥的生活和一团静寂
胀满雨意的云朵上,一些鱼从你的食指上翻飞

TOP

小黑书

厚厚的黑松林,在故去人的旧路上
我漫游着,雨水落于我的身上
那些黑过松涛的夜枭,放出一场鬃毛的婚礼
一滴冰凉的水折进芦苇
它清洗我,这孤独以来的样子

TOP

鳗鱼之书

我坐下来,你能看见的“新年攻势”
聚敛深蓝的光束
一宗私人的神迹上,不自然的女儿
串起绿色念珠,我有清冽的笑涡吧
一个克拉苏的游僧,玲珑于雾蒙蒙的湖上

TOP

白耳

我们给桂香树浇了水,硕大的半个月亮里
漫步了会,就能看见白水河守候的鱼群
一种静静的呜咽里,那俯瞰的河湾
总有呼吸的清澄,我听到一支消磨的时间的歌
咸涩的植物丛,一个悲伤的男人醉去
也许,那里有刺痛胸骨的古老回应

TOP

黑木镇

我在那里驻扎着,一首送丧的歌,从昏暗的里间
靠向细斜的木条
我依次说到,鸟眼,红木乳房,一个秘密的高龄老头
曾经有过时候,我在藻类的群体中
搬运婴儿胸的小活物。接下来,在一座房子的后院
我看见带尿味的石膏,加入黄花和桔梗
雪会变成那一夜,碾压我们身体的石头

TOP



磨牙石的花径,让人忆不起旋涡的眼睛
一亩青菜地,芙蕖的星符转动轮子

从我变成中年的绿水葫,打听到对方
在荷叶的水泽,翻转猫的勾爪,你忍住给你倒酒的人吹出的鸢尾花

TOP

花柳

在一种小说的对话里,罗吉用上
女性的变身史,那是一场捕获猎物的奇遇中,从莽林跃出的打扎族女人
我试着从溪流里找回与夜与皱褶的巉岩相关的神示
他用上雌性,蚂蚁般的激素涌至我昨天搁在西红花持有者的睾丸上
月亮旧有的光泽,一个惧怕母亲的孩子
返回狼穴。正如你做过的那样,我们仅仅在纯洁的初夜前

TOP

本帖最後由 苍耳 於 2018-11-17 11:04 編輯

流水

一个人的愿望下来,悲伤隐匿的阴凉的桦树背后
我回忆克拉苏的水井旁,透出的微光
过些时候所呈现的深蓝,却在夜晚安静下来
仅仅是远处,那些刺槐,置身于冷冽的蕨类植物中
这带来瞬间恢复的智力。一个长于遗忘的小镇
宽恕了萨摩和失去心智的居民

TOP

乱云

我们的手接触几乎残破的形态,往里深点
就是一个村庄,浓略下来的树
我们的手插入石头,带着对地震的期待
它知道一点,那种由悲伤到恐慌,需要漫长的数月
才能平复。变暗的空气中,沉寂着初冬的沼泽
隔开杂草和低掠向湖水潜投的鸟
风把它们的动作滚动了一遍。直到傍晚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