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小诗一首

小诗一首

用冷水洗净橙子受污的一面,她站在水管的傍边
她听见,“你睡了吧”。丛生的杂草里
瞧见一些在河里消失的石头,刚下过的雨
我们并不可悲,从猎人的眼神
知道捕获的动物在自己的襁褓里形如婴儿
他在彻底寻找他的唇,在每个女人的脸上

小诗另一首

空荡荡的桌边,几乎都有喂食的脑袋
我并没有耐心去等,她养大的孩子
正摁着她的头往另一个人的体味带
如同变换的住所,我们用舌头打开的蜂蜡里
食人鱼吞噬着这没有体毛的生物
他走了过去,在一只巨蛹前面
再次陷入,一种把世界搞到的想法

TOP

小诗再一首

想想吧,我们在一幢房子的中间,并把某种修饰移到
老照片的背后。母亲需要一个古老的补丁
和陈旧的腔调。我们用发白的枝条
拍打一头牛骨骸上的尘秽
多年未见的人,总是分离出远方和石头
一个“驼背人”整月在睡,我们没有觉察
这长有斑点的天空,坚硬地将雪划入略带老套的安慰

TOP

另一首小诗

这些天,你沿着低矮天空下的鱼型码头走去
尚未到春天,我们就早早打着光脚
一张悬离屋子的床,除了湿热
就只有冰渍的木头。而我左边的老头
坚硬的指甲划出水,以及编造的怪兽
他这样子没多久,脚后跟一种皱裂在持续
日渐稀疏的记忆中,家通常是没有门

TOP

再另一首小诗

我注意到的杂货店,一种墨绿样的婴儿被扔出
这没有的先例之前,“我们”需要下一个顾客
而一位妻子带着螺旋飞行,她亲吻被雨冲洗的柚子
需要有魔术师的游戏吗?这灌木以及在它旁的檀树幽深起来
在任何松脂下,我并不能看到“丈夫”
留意他采集的蕨块,他们每个人都把它花在给以奶牛的一瞬

TOP

另一首诗

一直向下掏着,用过的橡皮圈上
欲望在那浸泡
我们终年不得安宁的池子里,进屋
你就会看到那搭设的祭堂,那么,我们熬尽形状和烟叶的气味中
一付煮烂的肘子,端庄地摆放
然后,我们在平原所遇上的白雾,那只带角的鸟,你是从没听说过

TOP

铜镜里的伞菌

她怀上你的时候,它们正在洞穴里画牛
“大雪将至”,一种急促的悲伤里
小片草原的云团下,那些值得回忆的小型飞机,煤
正从蒙古人的脸部,分析你祖先的形象
我慢慢想到山溪,一只蝴蝶在融雪的喧嚣里
平复着那些混沌

TOP

海床

黄昏明亮,我瞥见的入口处
雾霭和混沌交织的易溶物里
我没有说出,那些蟋蟀,为我们做的无非是
将神迹返回
陌生的庭院,沿着碎石路上去的天台
一轮月亮的薄片
我怀疑起世俗,似乎不太亲近的熟人
残留的真实的一切

TOP

小诗

我们在铺好的石子路上,整个下午,都会在旧日的欢乐
记起一些旧时的荒唐,和我们说相同话语的人
碰巧在石灰窑的后面,那片能隐匿任何事物的树林
一些轻手轻脚的本事并没有用场
春天的野雉就在那,走上新修的铁道线
而我会在雨声中躺下,一辆慢行的火车在那里转弯

TOP

小叙述或生日诗

当我们谈论起一个晚上,三点的夏虫
翻出地面,褪去地衣的黏膜
流放的手正把沙滩染白

我以为这么热爱就够了,来自祭台的献礼
我看见的嘴或一盏灯,修改云的形状
丝丝铁线般的空气里,我放下阴郁
那些不够掌握的技巧
除去我们手上脱落的洋葱,一种在莫扎山真正的“老山鸦”

没有什么可以打破静寂,遍布小鱼的灌木丛
一步之遥的中年,一个清水的姑娘
邪恶隐藏的异端,他无法如同野兽样纯碎

TOP

冻结

一说到早硬的雨,我必然会想到
浓郁得黑亮的野松林,银白色的气流会从空地涌起
“那里会降落一只船”,此刻,我们的水土上方
芦苇荡开,停留在码头的木筏,早已破损
而我没留意的是,一头安静的小鹿,会因一种性的勃发显得快乐
那些用彝语低吟的发白的石子里,一颗心会回到家

TOP

树懒/给小小

凑近她的耳朵问问,她可能会发上一阵子呆
清晨的沼泽地,一种倦怠的动作
使得地面的景色完美无缺
她会给她的树枝一个拥抱,这琢磨了几年的理由
刚好擦过寂静
她知道你已经听懂她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