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

从它们那儿接受草木鸟兽吧,低沿的屋檐下
我的体内分出,野兽的钟,以及停泊在棚屋后面山岩上的
赶猎物者的盾牌。红粉的书前,这湖面打开的窖
那儿重复着,一块镜子被屡次引向豁牙的蛮人面前
一个女人在手腕上歌唱,在她所相信的神灵图像上
苔藓正在美化,一只萤火虫飘飞的夜里
我停止对中年的幽暗充电,山顶的狮子头上,接受莫扎山的一条溪流

TOP

@

我们需要问路的祖先罢了,开往克拉苏的小型火车
他将自己倒印一本书里,在安静的雪线,以及持续笼罩不断滑落村镇的暮光
这成段的分行,我并没有去读过
起先,我们是在拱形石桥涵洞,看见另一种秋天,从数座长满生涩柿子的残垣屋舍
这序幕一样的庭院,它们缩小
对于我们偶然失去的女人的名字,它仅是悲伤的替代
从旧码头浸入水中的部分起,我们有源于白色的恐惧,“诊所的上空,光在那里迥回
变成回声”,而越过墓地的卡车,青绿的手臂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专注于遥远的表情,仿佛那里是谜,我们就在那里被困着
一个空荡的午后,振动起来的树叶,划过闪游的山廓

TOP

返回列表